摩根大通聘用高干子女细节曝光

0

  争议多年的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雇用中国高干子弟问题再有新发展。日前,摩根大通与美国监管机关达成和解协议,支付2.64亿美元和解费,和解协议透露了招聘中国高官子女相关细节。

  摩根大通的“子女项目”从2006年起成立,主要向银行客户、商界领袖及中国政府官员的子女提供临时职位,工作地点主要在香港和大陆。该计划原本是为了保护摩根大通在中国的商业交易,现在却偏离方向,成了美国联邦调查贿赂的焦点,伴随着调查的深入,摩通不得不承认“聘用中共权贵子弟”。11月17日,美国司法部表示,摩根大通银行旗下的摩根大通证券(亚太)公司为免遭刑事起诉,同意付总共约2.644亿美元的和解金和相关罚款。摩根大通的“子女项目”从2006年起成立,主要向银行客户、商界领袖及中国政府官员的子女提供临时职位,工作地点主要在香港和大陆。

  同时,和解协议也披露了一部分“子女计划”的细节。协议显示,该行总计聘用了中国国企政府官员推荐的约100名申请者。这份75页的和解文件揭露了摩根大通如何通过制定所谓“子女项目”这一正式体系对实习机会加以利用,并赢得数亿美元的交易,其中一项“腐败计划”就获益至少3,500万美元。美国司法部刑事庭负责人Leslie Caldwell称,所谓的“子女项目”只是贿赂的另一个名称而已。

  另外,精英家庭的子女面临的要求较低。根据和解协议引述的一封电邮,2011年,一名员工要求将一位经推荐聘用的雇员转为正式员工,尽管那个人“毫无疑问表现不合格”,但是因为“交易规模这么大,而且她在我们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满足她父亲的要求,那我们就是疯了”。

  同样是2011年,另有一名员工问道,某位经推荐聘用的雇员是否做实质性工作。“她真的在为我们做投资银行的工作吗,或者她是一台复印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复印机”。

  在一份电子邮件中,一名应聘者被描述为“他们所见过的最糟糕的商业分析师应聘者”。另一名应聘者则有“午睡习惯”,这会令纽约的同事大跌眼镜。和解文件显示,这两名应聘者都获得了聘用。上述协议还显示,摩根大通的管理人士曾询问该公司为何没有更好地利用该聘用计划服务于公司的利益。

  目前还不清楚,子女招聘项目为何以及何时从安全保障变成了过失行为。此前,摩根大通的亚洲雇员曾透露,他们希望杜绝裙带关系,同时避免在美国受到贿赂指控,于是便开始实施这个计划,通过与普通应聘者不同的单独渠道聘用有关系的候选人。

  可以发现,保持同政府高官的密切关系往往是一些大银行获得利益的手段,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摩根大通便是精于此道的代表之一。而在中国,由于个人关系在商业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国际投资银行雇用政治人物子女的问题因此显得尤为突出。

  如今,中国反腐战役如火如荼的同时,美国反腐运动也在进行着,且将战火延至中国政坛。此前,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便因此深陷舆论泥潭。2015年2月,《华尔街日报》以一篇逾万字的报道,详细披露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为了保住儿子高珏在摩根大通的职位而愿意“额外帮忙”一事。但中共官方一直未就此事表示回应。

  身陷摩根大通“聘用迷局”的中共高层不仅是高虎城一人。《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曾于2013年8月发出多篇报道统计称,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儿媳陈小欣、前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的女儿任克英、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大孙女胡知鸷、前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之子李振智、以及前总理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中国银监会前副主席唐双宁之子唐晓宁,以及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之女张西西、香港前特首董建华的外甥姚允仁等等均与国际投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

  寻根溯源,关于高官后代在投资银行界遍地开花,从1998年就已经开始。短短数年间,几乎所有跨国投资银行的资本市场部门都被太子党攻占。据媒体早前披露,从主办新股上市的部门,快速向各个部门蔓延,如今在直接投资部门、交易部门、私人银行部门,乃至近年最热门的私募基金部门,都布满了来自中央与地方、党与国企领导人的子女们,而现在更是成为海外集团赢得业务的一枚棋子,令人唏嘘。这样的故事背后有没有腐败的影子,每个人都可以形成自己的判断。

Share.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