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关于H-1B签证,川普新政能救了华裔科技人吗?

0

作者:白露为霜

半年以前我同一个在硅谷猎头公司做高管的朋友吃饭。他的公司,主要是华人,专门为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提供各种科技专才的服务。吃到一半他突然问:“你们公司还有华人当副总(VP)的吗?如果有我想请他吃饭,就是随便聊聊”我想了一下,回答:“以前是有的,现在最高的也就是director级别的了”。朋友当然不只是想聊聊天,他的工作就是同这些科技公司搞好关系,这样才能有机会把自己的人塞进去。他叹了口气,说到:“现在硅谷的中国人都给印度人打趴下了”。我想他是有感而发,他的工作比以前难多了,因为印度人已经把持了硅谷很多公司中高层的实权位子,他根本打不进这个圈子。

华人在美国高科技业的衰落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20多年前我刚来硅谷的时候,我所属的那家世界500强公司的工程和研发部门还是相当均衡的:华人和印度人各占30%,其他人种也有30%左右。那时华人同印度人基本上实力相当,有些部门华人可能还要强一点。但这20年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同一家公司的工程部现在印度人占到60%以上,华人减少到20%出头,剩下10%左右是其他人种。不仅如此,华人在经理级别比例比20%还低,这就决定了华人在公司用人,是否外包,资源安排等重要决策上基本上没有话语权。

关于印度人在硅谷为什么能打败中国人已经有很多的讨论。印度人当然有他们的优势。这优势不仅是英文更好,文化同西方更接近,也不局限于印度人爱抱团,能说会道,头脑活络,擅长钻营,他们的成功在于达到技术和领导才能的近乎的完美结合。印度人在过去10多年异军突起,在硅谷不但压倒华人,也压倒菲律宾人,日本人,韩国人,连白人都快被打爬下了。最有指标性的事件是印度裔的Satya Nadella在2014年成为微软的总裁(华尔街认为他做的还不错)。无独有偶,几天以前,在西方公司里级别最高的华人-微软的副总陆奇(复旦83届)宣布辞职而转加入百度。他为什么这样做不得而知,难免有人猜测他是在印度人手下没法混,所以不干了。

印度裔独大的形成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利用(或滥用)美国的一个法律:H-1B,使得局面更加向他们那面倾斜。H-1B设立于1990年,其原意是为吸引外国人才补充美国在某些技能上的空缺:美国每年给外国籍员工提供8.5万个H-1B工作签证,其中6.5万个为常规名额,另外2万个提供给在美国获得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问题是H1-B的最低工资门槛为6万美元,远比美国高科技公司付给本地员工的工资要低,这就给印度的一些咨询公司比如Infosys, Tata Consultancy提供了机会。他们跑到美国公司比如IBM,讲:你们的工程师工资是每年12万,我们可以提供工程师,也在美国工作,只要6万;如果这些工程师在印度,只要3万;算算你公司可以省多少钱?如果这些美国公司在犹豫,印度人再加一句: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选择,你的竞争对手已经这样做了,如果你不做就会处于竞争的劣势。就这样,H-1B就成了低价从美国人手里抢夺工作机会的工具。这当然是违反设立这种签证的本意的。

近几年来,H-1B的申请人数远超过每年8.5万名额,迫使美国移民局采用抽签的方式来解决僧多粥少的问题。印度的一些外包公司用不同下属公司的名义为自己的人提出多个H-1B申请,从而提高抽中的概率。比如你是中国留学生。被美国公司录取后规规矩矩提出了一份H-1B申请,而印度人可以一次提出5个申请(用同样的名字),他抽中的概率就比你高5倍。印度人把H-1B的游戏玩到了极致。2014年的数据显示,印度人占据了当年H-1B名额的86%,而中国人只占5%。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美国高科技公司的中国人的处境不佳了。H-1B签证是进入高技业的重要途径,如果新进来的绝大都是印度人,时间长了公司里自然大多是他们的人了。到了一定程度,不是印度人你也玩不转,因为上下左右都是他们的人。这当然不是一个公平的竞争,一族独大也不是健康的现象,而抢走美国人工作更是为人诟病。难怪很多人都认为H-1B签证被某些人和公司滥用了,它的改革迫在眉睫。

川普新政

尽管H-1B的种种弊端早就有人指出,但它的改革一直被某些利益集团阻挠。随着川普上台,“美国优先”的理念成为主导,H-1B签证的改革又被提上议事日程。目前至少有三个提案在参众两院蕴酿,法案的核心要点列举如下:

1)众议员Darrell Issa和Scott Peters的法案(Protect and Grow American Jobs Act)将H-1B签证的工资要求从6万美元提高到10万美元,并提议取消给有美国研究生学位人士的优待。

2)参议员Chuck Grassley和Dick Durbin的法案(H-1B and L-1 Visa Reform Act)提议取消H-1B的抽签,而给拥有美国研究生以上学位,或在美国获得高工资的,或据有美国认为有价值的技能的人士以H-1B的优先权。

3)代表硅谷的众议员Zoe Lofgren的法案(High-Skilled Integrity and Fairness Act of 2017)提出一个计算公式,给那些愿意给H-1B申请人高工资的公司优先权并将H-1B门槛工资提高到13万。

在目前的政治气候下,这几个法案之一或某个变种在国会通过的可能性很大。虽然法案最后的形式还很难预测,但几乎可以肯定要包括提高H-1B门槛和打击外国公司利用低价夺取美国人工作的做法的条款。这场改革的最大输家几乎肯定是印度的外包公司。当Issa提案提出后,这几家公司的股价大跌。华人在改革中总体来说应该是赢家。如果你是中国留学生,一方面你通过H-1B留下的难度可能会增加因为更高的门槛,另一方面如果印度外包公司无法玩它的游戏你获得签证的可能性会增高。对于已经是美国公民的高科技业人士也可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雇佣H-1B人士的成本的提高会减少公司裁掉美国人的意愿。对华人来说这也许是美国高科技业结束印裔独大,恢复某种平衡的一个契机;如果真能实现,这也不失为川普新政给华裔的一个意外的礼物。

H-1B改革真能改变美国高科技工作外流的局面吗?应该是会有帮助,但无法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人们也不应该一味责怪美国公司要把工作移出去,这是资本的本性:追逐利益的最大化。H-1B只是一种手段,公司还可以通过L-1签证(外国合同工)的方式省钱,也可以干脆把工作直接移到印度或中国去。除非有配套的L-1签证改革以及适当的措施来防止公司外包,H-1B改革本身是不可能解决美国工作外流的问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员工的利益同公司的利益常常是联在一起的,如果公司无法竞争,员工的工作自然也保不住。最后的问题是: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技术移民,没有H-1B,L-1或外包等减少成本的手段,美国公司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保持其竞争力?答案并不是那么清楚的。

白露为霜注:川普是近代少有的争议巨大的美国总统。爱者爱他,恨者恨他。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思想和表达的权力,这当然没有什么错,但我希望华裔读者能够从意识形态的宣泄中跳出来,听其言更观其行。对川普的错误的言论、行为、决策发出自己的声音加以反对;但如果他有对的地方,就应该给他该得的的支持和赞赏- 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Share.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