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朝鲜打炮,不许韩国戴套

0

  每逢外交纠纷,必遇“爱国”争论,这简直都成中国特色了。

  当年有义和团围攻使馆的灭洋,今天有共青团鼓噪去乐天超市捏方便面。

  一百多年过去了,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有点进步行吗?

  爱国,这当然是好的,爱这片生养自己的乡土,很人情、很人性。若用此变成主义,既违情理,也没逻辑啊。

  国家就是收税来服务纳税人的机构,与物业公司服务小区居民一个性质。你会狂热的去崇拜一个物业公司吗?

  过去,国家是皇帝的,岂不是爱皇主义?

  皇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是说的管辖权,非所有权,那社会,产权仍属私人。

  

  所以,十八世纪英国首相威亷、皮特说平民的磨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即公权不能侵犯私权,这既是严复说的有“群已权界”,更是洛克说的:“公权,不可私有,私权,不可公有”的界定。

  如今,没公私权界了,不分国库党库了,中国人的私房,何止警能进、官能进,命令你被监视居住,就可把你家变成牢房。

  马教走到头了,只好熬点爱国麻醉剂,来迷惑人心,俨如当年喝了义和团大师兄画的神水的作用,喝了可亢奋得赤膊上阵,如打爱国鸡血针似的疯狂。

  前两年,爱国者受钓鱼岛亊件激愤,便上街砸日本车,打的却是中国人,把车主蔡先生砸成重伤,至今瘫着。

  去年,南海仲裁亊件,又引出围攻肯德基的狂人,人家除了那招牌是洋的,资金多数中资,员工尽是同胞。岂不砸自己人饭碗吗?

  这几天的萨德事件里,爱国者们只许朝鲜打炮,不许韩国戴套,一如既往的精分,泱泱大国,小肚鸡肠的去欺负一个在华合法经营的超市。

  令当年义和团无比羞愧的是,今天的爱国者达到的爱国高度,已然超越了人性,超越了宇宙。

  

  比如说微博上一位叫@种花家的铁血战士的爱国者吧。

  前些天,这位爱国小将,在饭桌上,因为和其亲爹政见不和,趁亲爹吃猪肘子时,狠狠踹了亲爹一脚。

  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所谓的大义灭亲啊,是所有爱国者的光辉榜样啊,当年的义和团大师兄要是闻知此事,铁定会在坟墓里羞愧的再死一次啊。

  王朔说:有一种人,在日本,叫法西斯,在德国,叫纳粹,在中国,叫爱国者。

  我觉得很有必要补充一下:这类人,查一下文化基因,他们爹叫红卫兵,他们的老祖宗就是义和团。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要怎么爱国才不傻·逼呢?

  有人写了篇文章叫《我待祖国如暖男》。

  不少朋友因厌憎这个人,而不乐意见到他的名字,更不读他的文章,“搭理他就相当于掏粪”,他们说。

  但粪总要有人掏的,否则淤在路上,生了蛆,化了蝇,岂不辜负这个温暖的时代?

  以前有个作家曾公开宣称要做祖国的脑残粉,现在又有同志声称要待祖国如暖男。他们心中的祖国,不是我心中的祖国。

  他们待祖国的方式,也不是我待祖国的方式。

  我也爱这个国,我也恋这方土,但我不想做谁的脑残粉,我待祖国如直男!

  做祖国的暖男,意思是要像对女朋友、女闺蜜一样呵护祖国。有人说这种态度是对祖国的亵渎,我是万分不赞同的。

  既然允许有人把祖国当母亲一样来爱,那么也要允许有人把祖国当妞来泡,只要这两群人不要互相论辈就好。

  否则,同是爱国者,你是祖国的儿子,我是祖国的对象,我不经意成了你干爹,那多不好意思。

  

  有一句经典定义:暖男就是对所有女生都像对女朋友一样哄。

  女朋友该怎么哄呢?有两个秘诀:

  1,随时随地夸她漂亮,穿什么都漂亮,怎么穿都漂亮,不穿最漂亮;

  2,她与任何人吵架,都立马站在她这一边,坚决不问是非。

  政治暖男深谙此道,他们就是这样泡祖国妞的。

  首先,哪怕再语文老师死的早,也要每天憋出一篇万字长文,带着感动的泪水赞颂她的美好,歌咏她的伟大。

  哪怕她都赤身裸体满大街跑了,那也是女汉子、真性情。

  当她与别人争吵时,不管是谁的错,暖男都声嘶力竭声援她,他会伸出自己柔弱白嫩的小手,轻抚她那粗壮的臂膀:“亲爱的,别哭”。

  在她把对方一屁股坐个半死之后,暖男会说:“小心点,别硌着。”

  瞧,暖男就是这么贴心。

  暖男不能容忍别人说她一句坏话。不能说她胖,“我们是生活水平好”;

  不能说她丑,“我们的审美不容干涉”;

  不能说她在街上横冲直撞,“我们有道路自信!”。

  

  暖男有暖的自由,有赞美的自由,有骂街的自由。但许多时候,暖男的实质是软男。他们拼命说她好话,其实是图她手里的嫁妆,虽然嫁妆不是她自己挣的,而是十几亿爹妈辛辛苦苦攒的。

  暖男们学了一肚子甜言蜜语,只为了吃一辈子的软饭。

  哪个女神身边没几个暖男,又有多少美女在暖男的吹捧之下,将无理取闹当个性,将美图秀秀当镜子,终至我行我素、自我膨胀、贻误终身。

  真正可靠的,不是暖男,是直男。正直的直!

  直男不会为了哄她高兴,而说她脸上的苍蝇是美人痣;

  直男不会为了博她一笑,而怂恿她继续无理取闹;

  直男不会昧着良心,说世界上其他女的都是丑八怪,更不会说隔壁西施其实是个妖怪;

  直男不会没完没了地说“爱你爱你”,其实却一无所长;

  直男不会赌咒发誓“不会辜负”,不是不会,而是不屑。

  

  今天,已经没有身体被阉割的太监了,却有很多思想被阉割,崇拜并依附强权的精神太监。

  他们习惯于响应号召,学习指示,感恩栽培,充当强权的工具,歌颂强权的丰功伟绩。

  被阉割的思想,失去了自我和思考能力,只有在强权的召唤下,他们才会热血沸腾、激情燃烧,感到自己还活着,还有价值。

  “祖国”的英明伟大,其实只是他们卑微、残缺的精神需要填补提升而产生出来的幻觉。

  如果说太监爱国是出于畸形的人性,那么贪官爱国就是出于正常的人性。

  自利是人的本性,“千里来做官,只为吃和穿”,口好美食,目好美色,人性皆然,贪官利用权力谋私是符合人性的。

  如果国家制度十分便利官员贪腐,能让官员“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料想大多数官员都会笑逐颜开地爱这样的国家,然后再偷偷的送子女出国。

  

  那些爱了国的,以为这么爱了,就可受宠受奖,或有安全感。

  可历史是有记忆的,苍天是有眼的。

  义和团10万拳民进京保驾灭洋,却引起圆明园被八国联军再次焚烧,颐和园也遭劫,赔款4、5亿两银子,逃亡西安回京的慈禧、光绪,虽下了罪已诏,却把一肚子恶气出在义和团身上,杀了多少保皇的义和拳民,用以安靖列强呢?

  再看50年前进京勤王的红卫兵与召见的造反派,也让他们称雄一时,得势几天后,如聂元梓、蒯大富等风云人物,谁不关进监牢?

  而效仿阿Q手执钢鞭将你打,也手执铜扣皮带把老师教授打的红卫兵,受宠时称老毛的小将,谁又逃得了上山下乡,实为放逐之灾?

  多少青春少女插队到公社,等于送入那些村霸土豪之虎口,失贞者何止以成千上万计?

Products from Amazon.com

  所以,那些还说上山下乡是光荣,是青春无悔的,自己家被强拆还说是为国接盘的,被笑为害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你以为你爱了国,祖国就不知道你是傻逼了?

Share.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