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与即将载入史册的美国惊心大选

0

作者:飞云

西方文明主要因为其制度优越, 而制度则建立在思想、文化与哲学之上。 思想、文化与哲学不可能凭空产生,那么它们的基础又是什么? 是信仰, 是基督信仰! 美英的政治制度、立法与司法体系,直至社会、科技文明乃是建立在基督教信仰这个坚固的磐石之上。因为如此,美国、西方吸引了全世界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移民。放眼望去,数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已经明确无误地显明,如果离开了正确的信仰、离开真理, 任何文明都将灭亡, 绝无例外。

飞云在四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美国左右党派之争的本质”,把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之争展现出来。当时没有引起传统上支持民主党主流华人之关注,因为奥巴马第一任期对美国的拆毁尚处于打基础阶段, 危害尚未特别显出。四年又过去了,总共八年,美国已经受到了永久性创伤。 这一次我们华人的聪明、智慧、常识与远见得到了充分体现,政治倾向大规模右转。 右就是“right”,就是“上帝的公义”; 左就是“Left”, 就是“偏离”, 偏离什么? 偏离上帝之道,反按一己之“聪明” 寻求“自由”。 对此,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多次提及。

所以, 无论是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还是开放边界不可持续、不可逆转地引入来自中东之文明不兼容国家之“难民”以及大量非法移民; 无论是照顾男人自认为女要进女更衣室公然冒犯无辜女性,还是一味指责国家执法机关,庇护犯罪分子;从最根本上来说都是因为美国的价值观标准出现了异化, 偏离了上帝的道, 偏离了圣经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这是今天美国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 我们要知道,1960年代, 正是民主党总统约翰逊带头出台法案禁止教会支持美国政治人物以来,美国的上述核心问题才愈演愈烈导致今天的状况。几十年来, 教会被禁声,另一方面政治正确却异军突起取而代之。在连共和党人都不得不随自由派政治正确起舞的年代,川普是50年来唯一看出问题关键及要害, 并准备着手解决之人; 他要尽力推翻民主党50年前套在教会身上的枷锁,让教会发声。鬼魅蛇虫最见不得阳光,川普懂得, 提升美国社会道德水准,提高美国智慧水平,恢复美国法制与秩序、美国尊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最根本的方法就是让美国重新回归圣经真理。与此密切相关的议题是川普对高院保守派大法官认命的承诺,这与他上面的思想认识完全吻合,是其思想认识的延续,及具体化。高院大法官认命,关系着美国的前途与未来,关系到我们子孙后代的福祉。此外从川普选择 Pence 做他的竞选搭档,也可以看出川普的价值取向。

老华莱士曾经对江总说过:“如果一只鸭子,叫声是鸭子, 走路像鸭子, 看起来也是鸭子, 那么它就是一只鸭子” ,换句话说, 鉴定一只鸭子没有那么大弯弯绕,这本来是一个常识。川普, 商业成功表明其智慧超群,视野广阔,颇具大才;经历局部破产并反败为胜,表明其意志顽强,荣辱不惊;子女个个优秀,品行能力俱佳表明其能以身作则、表明其教子有方;多行善事,表明其不乏爱心,德行可靠。说话率直无忌,暴露私下色谈表明其人罪性一面。孟子说“有恒产则有恒心”,川普讲话提及在100、200年后“不要让我们的后人责备我们”。 ——他是有才能、具备责任心、甚至对国家有使命感之人; 虽然他有瑕疵。以为其深不可测将来可能故意做滔天大坏事, 就好象预计鸭子包藏祸心密谋窒息主人一样那么可笑。故我们识人之本领,不应停留在幼稚园水准。

川普有这样的大视野及大格局, 就必然引导出他在移民、经济、军事方面的战略。这些战略不囿于一时一事,却着眼宏观及长远、着眼于法制与秩序,同时也是可持续的,而这恰恰是左派政客完全不具备,甚至看不懂的。然而左派中的恶者却能够看懂,由于恶者希望继续祸害美国,所以他们不希望川普当选。

关于多元化: 在民主党千方百计压制、打击美国之本,——基督信仰的同时,他们抬出了高于基督的私货 “多元化”。 多元化的初衷是对于不同文化的包容和接纳。美国接纳、尊重并且不歧视多元移民, 而且早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移民也应入乡随俗、尊重美国的信仰与文化习俗。然而标新立异的政治正确不会就此止步,如今除基督信仰之外的其它“多元”已经在左派政客及幼稚左派民众眼中越来越成为“高、大、上”; 蹬鼻子上脸,反过来反客为主了。你若不觉得美国好, 美国不会强留你,但是请不要强行来用你的信仰改造美国。 这是西方文明的底线!在旧约圣经中, 上帝一再告诫以色列人, 不要娶外帮人为妻。这是种族主义吗? 绝对不是!因为上帝知道, 人缺乏智慧且软弱, 娶外帮人妻将带来信仰的动摇。 智慧如所罗门王, 都无法避免在这里跌倒。当牛奶里面加入墨汁的时候, 很快变黑。墨汁里加入牛奶, 还是黑的。 “触摸圣物不能为圣, 触摸污秽即为污秽”。因此,移民问题的关键不是种族歧视,乃是信仰问题,是法制与秩序问题, 是动摇美国立国根基的问题。如果候选人幕僚尽是不同信仰之人, 那么其效果与娶外帮人同。 希拉里第一助手、第一谋士胡麻是有坚定伊斯兰信仰之人,希拉里的基督“信仰” 踪迹何在?这就是为什么希拉里要加大伊斯兰移民力度550%的缘故。希拉里当选, 美国的伊斯兰化基础就会进一步坐实。已经昭然的,伊斯兰征服世界的战略目标就会达成。飞云一再强调, 继续保持美国的基督信仰,还是以“多元化”之名行伊斯兰化、南非化之实, 这一次选举是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会看到这一点。

关于平等问题: AA是什么?是按种族分配人为资源,这是民主党在按种族打压华人勤奋上进的价值观,也是奥巴马已经、希拉里将要继续做的事情。圣经中有讲三个人得到银子的故事, 上帝不奖励”银子“最少的人, 上帝同样不处罚,反而奖赏”银子“最多之人。——归根结蒂,上帝只奖赏做工之人, 无论你有多少”银子“, 无论你的天赋、能力高低; 上帝惩罚乃至剥夺懒惰人、以及缺乏智慧之人, 即便你已经很穷、很蠢。扶危济困人人好为;绝对”平等”甚至反过来“奖懒罚勤”断不可行。杜绝超乎上帝之假平等,杜绝AA,必须否决民主党。

关于变革: 在基督信仰的基础之上, 美国、英国从来就不缺乏革新。人类文明,包括科技进步绝大多数诞生于此。这里请大家注意“革新”的内涵,民主党,号称自由派、革新派, 其永不停歇的“革新”议题会不断出现。然而,“革新” 什么? 他们一再违背圣经真理做他们荒谬绝伦的革新, 这样的”革新“会导致是非的混乱, 黑白的颠倒。 比如奥巴马8年,居然在人类最不需要纷争的男女性别问题上大做文章: 明明是男性, 自己认为自己是女人, 就非要进女厕所, 若不让,奥巴马就认为是“歧视”。想想民主党过去的做法, 看看如今的男女同厕问题。 他们的”革新“会在某一天停下来吗?绝对不会。一个议题结束, 另一个议题马上就会出笼。朋友们, 你看到斗牛士是如何拿一块红布最后玩死劲牛的。 自由派手里的红布就是所谓的”变革“。 昨天同性要结“婚”,今天黑命贵(本质上是罪犯命贵, 因为民主党人对真正的非裔生命威胁是视而不见的);昨天男人要进女厕, 明天人兽就要结合,后天接下来兽权就可能要享受纳税人供养的福利。我们不应该疲于奔命被自由派的”红布“挑逗发狂,我们需要来自上帝的智慧, 要把牛角直接对准操纵红布的双手。 我们必须用选票把他们挑下擂台,不给他们作恶的机会。这不仅是俗世的论争, 实质上是属灵的征战。

希拉里的VP候选人凯因在辩论中提到他的“信仰”时说:他无法把自己的信仰价值看得高于其它宗教;——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天主教徒)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从希拉里、奥巴马、凯因的行为、言谈,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价值观不是圣经价值观, 不是美国建国、立国的传统价值观, 不是能够使美国强盛的价值观。 ——即使他们宣称自己是“基督徒”。相反,从他们极度热衷于搞乱中东、梦寐以求于引进异教改变上帝应许之地来看,其背后之终极力量来自于与上帝为仇的魔鬼撒旦。

川普, 对圣经经节不那么熟悉。 这是基督徒排斥他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看起来不像个基督徒!然而川普的价值观很大程度符合美国传统的价值观, 符合圣经原则的价值观。好比一个生长在传统华人家庭、华人社会的人,判断他是不是拥有“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价值观, 不是考察他“之乎者也”背诵经典的能力。

求神给我们智慧:这一次是让我们鉴别糖衣毒药和皱皮核桃的关键时刻。

基督徒选民有一种精神洁癖, 他们喜欢没有瑕疵的 “义人”来做总统。 可是圣经已经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 这世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我们需要记起耶稣基督的话语: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我们选举的是世俗的首领, 不是教会的牧师。让我们回顾一下1970年代, 美国人民选举了民主党人卡特为总统, 这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卡特在基督徒眼里看去, 是好人。 他本来可以做一个几近“完美”的慈善家, 但他却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之一,长久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伊朗问题, 等等)。所以我们要祷告,求神为祂祝福的国家预备合适的器皿,同时也求神给我们智慧做合神心意的选择。

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左倾、悖逆上帝越来越严重,基督徒的不作为难脱干系。为什么? 因为无论两党推出何人, 都是有缺陷的。这样,基督徒就会放弃选择, 美其名曰“不在恶事上有份”。政客是讨好选民的, 不投票者的意愿是没有人考虑的。 谁投票, 政客就会考虑谁的利益与价值。你不选, 其他人却不放弃。那些想修改婚姻定义的、想坐享其成以福利谋生的、只怕罪犯受半点委屈,为罪犯超乎想象之“人权”强烈呼吁的、想引进信仰不兼容移民颠覆美国的、想打击基督信仰的 … … 他们十分坚定地选举,从来不会放弃,于是政客的价值取向就渐渐偏向他们。 这样美国就一步步左倾了, 积重难返后,也就不可逆转了!

简单数字举例: 两个候选人。一个是 6 项政策不合主道, 一个是 4 项政策违反圣经。 基督徒不选举、不说话,认为他们都“一样”。 那么下一次的俩候选人就变成一个是 8 项政策违背圣经, 另一个是 7 项政策为主厌恶。因为政客需要讨好投票的选民,越偏离圣经, 越容易得到选票。 相反,若基督徒选择那个4项政策违背圣经的候选人, 抛弃6项政策不合主道的候选人;那么下一次选举,俩候选人的政策取向、价值取向就会发生正向改变, 向基督徒的方向靠拢。 那么下一次的俩候选人, 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一个是3项政策违背圣经, 另一个只有1 或者 2 项政策与真理不符。因为政客需要讨好投票的选民,基督徒的参与,导致候选人越接近圣经价值观, 越容易得到选票。你选择 4 项政策违背主道之人, 不是赞同他违背主道, 而是鼓励他比另一个候选人在罪上少两项。 所以, 基督徒坚持不懈地参加选举,就是在使用“千斤顶”战略为主征战。 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回归真理; 放弃选举就是为魔鬼留下余地,就是放任美国堕落。

白宫外面已经多次亮起了彩灯,白宫里面早已响起了悠长咿呀的伊斯兰祷告声, 总统多次脱鞋肃穆进入清蒸寺 … …, 我们还在昏睡? 以1970年代尼克松总统水门事件被弹劾之标准, 仅CNN透露大选辩论题一件事,希拉里就完结了; 以尼克松标准, 100个希拉里都应该退选了。 可是丑闻、罪恶缠身的希拉里居然厚颜无耻地还在竞选美国总统。 可见美国的道德水准已经急剧下降,美国脱离基督信仰的步伐在加速; 基督徒甘为鸣的锣、响的鈸;不做光,不做盐; 不问政事, 已经为美国的败坏, 为基督徒包括自己将来被逼迫立了“首功”。

无论这一次还是过去、乃至将来的任何一次选举中,上帝都会毫无例外地兴起两个都“不好”的候选人(此乃常态)要我们作出抉择。故判断哪个候选人更加”不好“, 哪个候选人对国家, 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更大,是需要智慧的。不选, 不仅意味着你把自己的命运交人摆布, 同时意味着更坏的那一个可能留在高位。不选, 意味着你把银子埋在地下不做主工等主再来时的严厉审判。无论你选还是不选, 他们俩人必有一人来做你的总统,管理这个国家。不选,并不能越过上帝允许兴起之二人,换成你“自己中意”的第三人出来。 因此,我们必须把两个”坏人“里面最坏的那个拉下来。

暂时放下你的精神洁癖吧,让我们一起把最坏、最恶的那个人拉下来。现在俩“恶”的差距是:川普 2 小恶, 希拉里 9 大恶,这个差距已经再明显不过,他们的政策对比已经明白无误, 他们所行之大部亦已昭告世人。 选票上没有拉下大恶那个选项,但是在一再承诺并有能力建造美国之小恶 ——川普面前打勾,就意味着本该被起诉的、品德极差的、已经毁坏且承诺未来5倍规模毁坏美国的那个候选人,被选下来。
形势虽然不错,但不到最后胜利,没有任何理由松懈! 还有最后5天,让我们一起支持川普, 把选票投给他!

——本文基于作者在华人10月8日挺川集会上发言稿补充修改而成。

Share.

发表评论

↓